影音先锋av资源香港看_欧美av女优_日本av网站大全_日本 av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qqapp.org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白领丽人 第三章 丝袜下什么都没有

时间:2018-05-14 女厕内的高潮由激情逐渐冷却,傲气十足的石美女突然甩开与我紧蜜接合的柔唇,由于我的手还抱扶着她圆润美的俏臀,她轻微的扭了一下臀部,示意我那还整根紧插在她紧小的嫩穴里,尚未完全萎缩的阳具拔出来,我逗弄着用手在她白嫩滑腻的臀部轻轻捏了一下,她低垂的臻首微抬,两颊红的瞪我一眼。
  「你强迫的还不够吗?」
  嘿~说我强迫她,刚才她反手抱紧我的屁股,好像也强迫我将我那根粗壮的阳具尽根插在她的嫩滑的美穴里顶啊顶的……。
  我微微一笑,当我缓缓的将阳具由她的嫩穴往外拔出的时候,她的表情出现一丝莫名的迷茫失落。当我的大龟头抽出她的阴道口,离开沾满了我俩粘糊糊的淫液蜜汁的细嫩花瓣瞬间,看到她嫩红的花瓣中心有一丝晶亮的浓稠粘液,似乎依依不捨的还连繫着我俩的生殖器官。
  石美女低头转身迅速的拉上了她的白色透明丁字裤,匆忙的将掀在她细緻的柳腰上的短裙扯下抚平。当她再度转过身来的时候,表情变得冷淡无比,好像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脸圣洁清纯的光辉。对我那根还未收入裤裆,被淫液蜜汁沾得油光水亮的大龟头及逞六点半状态的阳具视若无睹。
  「你给我记着,我有男朋友,你要是敢纠缠不清,我就让你在公司待不下去!」
  真酷!她似乎忘了刚才她胯间的紧小美穴像久不知肉味的饿死鬼般,贪婪的吞噬着我粗壮的阳具。他妈的这女人,当妓女还要人家给她立贞节牌坊,面子里子都要。
  算了!谁叫自己有根贱裙,爱到处乱戳,被骂也是活该!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好,如果不是奶人长得美,身材又一级棒,我也不会一时丧失理智,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还把戳奶那么久,弄出奶那么多次高潮,又强迫奶跟我亲嘴!我是个无药可救的大色狼,大混蛋!」
  她听到我说又强迫奶跟我亲嘴时,想到是自己扭身仰首将柔唇盖在我的嘴上,冷淡高傲的脸孔隐约红了一下。
  「我已经警告过你了,别再来烦我!」
  「是是是…男人得了便宜就要乖一点,只要奶不睬我,我绝对不敢再烦奶!你放心…我不会把刚才我们在这儿干的事情说出去……」
  她酷冷的眼神又瞪我一眼,往厕所门口走去,没想到这时女厕大门突然「砰」的一声,被人关上了。
  听到关门声,石美女与我同时一惊。
  「还不把那丑东西收起来!」
  石美女瞥了一眼我犹露在裤裆外的那条是非根,冷淡的,脸颊微红的说。
  「啊对不起!真丢人……」
  我赶紧撩开裤裆收入那根宝贝,探头看向门口。只见厕所大门紧闭,难道是被风吹得自己开上的?真是狗屁不通!公司里那来那么强的风?这时却隐隐听到女厕门口传来两个女人的说话声。
  我看了石美女一眼,她高傲的表情中微露紧张之色。
  女厕门口,人事部经理正在与董事长特助唐小姐说话。
  「唐小姐!厕所正在清洁,现在不适合进去!」
  「霭玲!厕所不是都由阿吉婶打扫吗?我进去有什么关係?」
  「上次阿吉婶摔断了手臂,现在石膏还没拆,是那个新来的男服务员在打扫!」
  「喔!那等一下再说,麻烦奶跟那个新来的服务员说一声,董事长办公室洗手间的马桶坏了,待会儿要他来修一下!」
  「好!」
  那位「秋水为神玉为骨」的公司二龙头唐小姐说完,转身离去。
  陈霭玲看着她那纤美动人的无遐背影,裙摆下那双浑圆雪白修长的匀称美腿,心里想着,世界上竟然有如此完美的女人,换了我是男人,只怕也……。
  XXX我听到门外我们二龙头唐小姐与陈霭玲的对话,直觉告诉我,陈霭玲可能看到了我与石美女在厕所内激情交合的一幕,在门口帮我们挡人擦屁股。
  像陈霭玲这么有趣又够意思的经理,我一定要好好的报答她。
  我想完转头看旁边的石美女,发现她满脸羞红,原本冰冷傲人的眼神透出的是不知所措,一双如春葱般美白的手紧紧的纠结在一起,怔怔的看着关着的女厕门。
  我猜她心里大概想着︰我跟这个臭男人在门里打野战炮,经理在门外站卫兵,成何体统。
  我对石美女使个眼色,她戒备的往后退一步紧张的盯着我,两颊又变得红。
  「你又想干什么?」
  我懒得理会她的神经质,指了一下女厕内排排的隔间门,示意她进去,她恍然大悟,立即走向其中一个隔间。她粉篮色的高跟鞋急促间响起的格格声,那双移动的雪白修长美腿,我心里居然又异想天开了…如果把她全身脱得一丝不挂,压在床上大干特干,她那双匀称细白的美腿紧紧的盘在我的腰间,那滋味一定很棒!
  石美女进了女厕隔间,立即关门上栓,背靠在门上喘着气,两朵红云又泛上了粉嫩的双颊。
  哎~我刚才是怎么了?…这个死男人会不会把我跟他那个的事对陈经理说,不!说了他同样倒楣,而且他刚才答应不说出去的…可是男人说的话能信吗?万一陈经理逼问他怎么办?唉!刚才我还用屁股向后顶他的那个呢…我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用手去抱他的屁股,哎~他一定得意死了,男人只要一得意嘴巴就关不住!
  我深吸了一口气,检查了一下裤裆的拉链,打开女厕门,咦?门外一个人都没?此时不走,更待何时。我想也不想,立即跨出门去,左边怎么好像有一个娇小的人影。
  啊~是她!陈霭玲娇小玲珑的身子轻轻的靠在门侧的墙边。两条嫩藕般的玉臂交叉环在她那对约32C的挺秀双峰下,挤得那对迷人的乳房呼之欲出。
  她微微低着头,一头波浪般的如云秀髮斜挂在她泛起一丝红霞的鹅蛋脸侧,垂在额际飘柔如柳的髮丝遮不住她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可是现在看不到她惯有的百花齐放笑容。而在她娇俏的瑶鼻下那微厚的性感唇角却透着一丝神秘的微笑。那股子勾魂般绰约朦胧的妩媚,是我在别的美女身上从未见到过的。
  我一时呆怔在女厕门口,魂儿好像已经飘到她身上的…不知道哪里去了。
  「都清洁好了吗?」
  什么叫->都清洁好了吗?她指的是女厕清洁好了,还是我与石美女炮战过后的淫迹清洁好了!
  「报告经理!只要奶想得到的地方,都清洁好了!」
  我在她面前毕恭毕敬的站好,她那双会说话的动人大眼透过垂柳似的髮丝看着我,极尽妩媚。
  「嗯~」
  她这声由鼻中哼出来的嗯~像极了被男人压在床上享受被干之乐的嗯~!
  她嗯~完下意识的撇头看一眼女厕内。
  「都清洁好了,我现在能进去上洗手间吗?」
  站在门口的我闻言立即让出路来。
  「对不起!请进……」
  她颔首微微一笑,大眼睛充满神秘色彩的瞟我一眼,由我身前走过进入女厕。在她走过我面前的剎那间,那如云秀髮中透出的阵阵幽香,如果不是刚才跟我交合的石美女还在女厕内未出来,只怕我又要跟在陈霭玲那娇小窈窕的诱人背影后走入女厕。
  XXX接下来的一个上午,我忙着在各个美女的办公桌间递送着文件,遗憾的是,凡是递交给二龙头唐小姐的文件,都是交由秘书小姐转给她。
  使我想再睹仙姿芳容一面却不可得。
  而董事长室外的秘书小姐周璐似乎把唐小姐当学习的偶像,一头如瀑布般披在肩后的长髮与唐小姐一般无二,而且无论讲话口气或者手势,都跟唐小姐像同门师姊妹。
  「放在这儿…你耳朵有问题吗?我说放在这儿,我会交给唐小姐!」
  每次我送卷宗到秘书周璐的桌前,她总是先不看我说放在这儿,待见我没放下卷宗,才抬起她那清亮却冷若冰霜的凤眼,歪着她那纤秀清纯的脸蛋问我耳朵是不是有问题。我看除了她胸前那对咪咪没有唐小姐挺拔之外,简直就是唐小姐的化身。
  至于那位在女厕里跟我经过激情的肉套肉交合过的傲气美女石文静,打从她出了厕所之后,高傲冷漠的表情就没变过,在我拿文件递到她桌上的时候,那淡漠的眼神好像从来不认识我这个人,让我几乎怀疑一早在女厕内挺着那根大阳具的女人到底是不是她?
  不知道陈霭玲进了女厕后,有没有跟她谈些什么?女人真麻烦!
  XXX中午吃饭的时候,我跟张班长坐在储物间里的卫生纸箱上吃着公司为咱们「服务部门」準备的便当,旁边堆满了拖把水桶清洁剂马桶刷,空气中飘蕩着各种异味,这是咱们服务员的专属办公室,除了我跟张班长,谁都不想进来。
  张班长啃着鸡腿对我这唯一的班兵做机会教育。
  「咱们服务部门是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该做的事情马虎不得…」
  是喔!我才做了半天的和尚,底下的小和尚就撞进石美女那又紧又嫩的穴穴里去了,当然马虎不得。
  「是!班长!女厕所里的卫生纸我都换过新的了,马桶也都喷了香水!」
  「这就对了!咱们公司女同事多,挑剔也多,阿吉婶的伤没有好以前,你每天最少要巡三到五次女厕所,女人家卫生纸用的快,看到快用完了就要马上换新的……」
  这倒是,我现在屁股底下坐的不就是卫生纸箱吗?
  XXX接下来一下午,我这个服务员像个传令兵被使唤得东奔西跑,不过也因为这样,使我对公司的美女们更加的熟悉。
  像坐在门口的两位青春美女,都是实习生,一位是辅大外文系的林玉琪,一位是东吴法律系的周晓琳。我自己认定的所谓青春美女就是大学尚未毕业的,一概在青春之列。
  林玉琪瘦瘦的,一头长直的秀髮,脸小小的,但个子不矮,大约总有164左右吧!眼睛清澈,颇为精緻,算是标準的美女眼,由于鼻子过于俊挺,只要不笑的时候,看起来好酷,再配上她的薄薄的嘴唇,让人不敢亲近,真不明白公司把她放在门口的询问台干什么?要是有人进来找人,肯定不敢问她。
  至于那东吴的周晓琳,则是另外一番光景,发长仅及肩,髮丝乌黑亮丽整烫得很平顺,天生一双不算小像洋娃娃般的眼睛,清澈无比,睫毛像扇子一样,鼻子虽然挺拔,但挺得玲珑有致,不像林玉琪挺得那么冷峻,有一张像漫画美女的小嘴,令人看了忍不住想亲一口,配上她的瓜子脸,细嫩的雪白皮肤,尤其是她那小瓜子脸的侧面特别美,是一位标準坐询问台的角色。
  两位美女都坐着,看不清楚他们的身材,至于目侧的胸围,林玉琪天生瘦骨,我想她的胸围就算不是飞机场也没什么可看性。周晓琳则是瘦不露骨,肩头圆润,胸围有那么一点,多大则不敢肯定。
  张班长规定我每隔两个小时,要到门口接待室去拖一次进口大理石地,他说的好,来公司的客户不是有钱的大佬就是富婆,这类人就算没有洁癖,也看不惯髒兮兮的门面,要是万一因为地上有一个小纸头我没清乾净,进来的客户看了不爽,不肯将钱放在公司信託,那我就罪无可恕了!
  每次我扛着拖把提着清水到门口接待室拖地,瘦美人林玉琪对我都视若无睹,让我觉得我像一文不值的外藉劳工。而周晓琳跟她恰恰相反,晶莹水灵像洋娃娃般的眼珠子随着我在大理石地上拖来拖去的拖把转来转去,不时抬眼笑咪咪的颇饶兴味的看着我,她看我的眼神中没有男女异性相吸的磁性,倒像我是一个大玩具,在她枯坐门口询问台无聊的时候,来帮她增添乐趣的。
  「李望星!」
  声音清脆而稚嫩,是那个把我当大玩具的周晓琳!
  「哦?周小姐!什么事?」
  我早就由她面前的铜牌知道她的名字。
  「没事!叫着玩玩……」
  他妈的!老子要是公司没垮,也是一号人物,现在来这里当工友,还要被奶这小丫头叫着玩玩儿。我忍着一肚子的哭笑不得,闷着头拖地,只希望赶快结束这两小时一轮迴的无聊工作。
  「李望星!」
  又是周晓琳,我担心她又是叫着玩玩儿,抬头看她一眼,懒得答腔,免得自己生气。
  她倒一点都不介意我不吭声,还是笑咪咪的像对她的大玩具说话。
  「你今天已经第三次到这儿来拖地了,可是有一个地方你一直没拖到耶!」
  「什么地方?」
  她如春葱般玉嫩柔白的手指往自己坐的柜檯内指点着。
  「这儿丫!以前小王每次都把我们柜檯里面的地抹得一点灰尘都没有,可以让我在这里面打赤脚!」
  啐!我看我那前任就是被这鬼丫头折磨得干不下去的。
  由于柜檯内空间不大,又坐了这两个丫头,我只好放弃拖把,拿了擦地的抹布到柜檯内蹲跪在地上抹地。原本一肚子@#$%#的我才蹲入柜檯内抹地,就发现这是件进公司以来最好的差事。
  由蹲跪在地上抹地的角度,周晓琳露出粉蓝短裙的那双美腿近在咫尺。因为她坐着,本来已是接近膝上二十公分左右的短裙又往上缩了最少十公分,露出她三分之二的雪白大腿,真没想到这小丫头的大腿是如此的浑圆细嫩,圆润的膝头下是修长而匀称的小腿。穿着高跟鞋的脚背又细又白,嫩鼓鼓的,虽然穿着透明的薄丝袜,也能感觉得出如果抚上她的皮肤是如何的细嫩光滑。加上青春少女身上散发出来的自然处子清香灌入鼻中,我胯下那根上午才戳过冷傲的石美人嫩穴的大阳具又悄然抬头了。
  「这里…还有这里……」
  嘿!这小丫头倒仔细,一粒灰尘都不放过,指着柜檯下的角落,要我爬进去抹乾净。我无奈的将181公分高的壮实身躯往柜檯内塞,去抹她指引的角落那一点点小灰尘。
  周晓琳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当我钻入柜檯内抹地之时,她那双让人目眩神迷的匀称美腿却不肯撇开让出一丝空间方便我工作,使我在抹地之时,手腕处不时碰触到她的小腿,触感柔嫩光滑,令我胯下已经巍然耸立的大阳具硬邦邦的卡在小王那套紧小的长裤裤裆里,这是最残酷的折磨。
  那嫩藕般的玉臂又伸入柜檯下,周晓琳歪着脑袋探了半边她娇俏的小瓜子脸,瞇瞇眼晶莹的,响起清脆稚嫩的声音。
  「再往里一点,那里一定要擦乾净!上回那里有个死蟑螂,吓死人了…」
  是喔!那天我偏拿苹死蟑螂来吓吓奶。
  为了擦到她满意,我又往她指的那角落爬过去,她为了让钻在柜檯下的我爬过她膝前,将她坐的滑轮椅往后退了一下,我则艰苦的背对柜檯壁,侧着身子伸长手臂去抹那个角落的一丁点儿的灰尘,没想到当我侧身之时,眼角无意中瞄过她并未完全併拢的两膝中间,哦!只见她光润膝头下的匀称小腿自然的微张,虽然我窝在柜下的光线不良,可我也清楚的看到了她那双浑圆大腿根部的胯间,老天爷!这位姑娘穿的是…不对!她根本没穿,只见大腿根部胯间的透明裤袜隐约间有一团黑影,那是她的阴毛。
  天哪!我虽然阅美女无数,可是在裤袜内连丁字裤都不穿的美女我还是首次见到。剎时间我脑门充血似的全身发胀,体内的血液流速大概增快了一倍。偏在这时她圆润的膝头又自然摇摆的张得更开,修长匀称的小腿贴在我的手腕处,这种刺激我生平未有,紧绷在裤裆里的硬挺阳具肿胀欲裂。
  要命周晓琳这时似有意似无意的摆动着她迷人的小腿在我的手腕处轻轻的厮磨,我再也忍不住如此色慾的诱惑,伸手抚上了她的嫩滑的小腿。
  她白腻细嫩的小腿肚在我的手掌轻揉的爱抚下起了轻微的颤抖,我的手掌顺着她的小腿往上,经过了圆润的膝头,伸入了她浑圆大腿的内侧,她的丝袜细如薄纱,我的手掌清晰的感觉得到她大腿内侧的肌腱随着我的抚弄下轻轻的抽搐着。我伸出另一手轻拨她的膝头,她立即顺势将大腿张开,还将座椅往前滑动,将两条浑圆的大腿全部滑入柜檯下。
  啊!在薄纱透明丝袜下,她胯间贲起的阴阜浓黑就在我眼前,数根捲曲的阴毛不甘寂寞的由丝袜孔洞中穿出。这时我的心已经快要跳出口腔了,在她大腿内侧的轻抚再也满足我的淫慾,我直接探手伸入她窄裙内的大腿根,当手指尖触到她胯间贲起的阴阜时,感觉到轻微的湿润及处子的体香。
  当我的中指点在她胯间粉嫩花瓣上的嫩红小肉芽轻轻揉弄之时,她花瓣中流出的蜜汁已经渗过了细薄的裤袜,丝丝粘腻的淫液沾满了我的手指。
  坐在离周晓琳约两公尺距离的瘦美人林玉琪听到周晓琳的轻哼,扭头看到周晓琳两颊红馥馥的,那张如画的小嘴轻启,发出丝丝的喘气声,那对像洋娃娃般的大眼中有着盈盈水光。
  「晓琳!奶怎么了?」
  「没…我没事…呃~」
  晓琳才说出没事之时,窝在柜檯下的我,已经戳破了她胯间的裤袜,中指最上面一节插入了她已经氾滥成灾湿滑无比的阴道,立时感受到她细嫩无比的阴道壁强烈的收缩,紧紧的吸住了我的中指。
  「那服务员在底下干什么?擦个地搞这么久?」
  林玉琪酷冷的脸孔露出了怀疑的表情。
  「呃~他没干嘛…」
  晓琳说话的同时,已将手伸入柜檯下抓住了我刚探到一层薄薄肉膜的中指,不让它再继续深入。
  在柜檯下的手看到晓琳那细緻的瓜子小脸歪头探了下来,嫩白的脸颊一片艳红。
  「喂!李望星!你…要你抹个地抹那么久,你打混啊!」
  我不得不将她紧握的中指抽出来,伸手在张诱人的小脸蛋轻轻捏了一下。
  「马上就好了……」
  我话才说出,耳中就听到外面传来娇冷而清脆的声音。
  「玉琪!这拖把水桶是谁放在这里的?」
  玉琪没想到唐小姐突然出现在接待室,指着地上的拖把水桶问话。
  「哦!唐小姐!是那个新来的男服务员放在这里的……」
  原来是那个眼睛很不老实的李望星放的,唐韵轻皱了一下如春山般的眉头,那双晶莹灵动令人目眩神迷的猫眼透着一丝不满。
  这时本来俯首跟我讲话的晓琳也赶紧抬头,忐忑的看着她们实习生最最崇拜的唐小姐,一时有点不知所措。
  钻在柜檯下的我听到外面讲话的是,我一见到她就魂儿就乱飞的公司二龙头唐韵唐小姐,这下子真的灾情惨重了